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银行 > 正文

通过结合佛湘晖系卢建之遭查:股权遭冻结 广泛涉猎险资银行P2P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移动互联 时间:2020-11-04 00:00:28
导读:因被立案调查天接细样关传,向来低调潜行的“湘晖系”掌门人卢建之被推至聚光灯底下称更且清王。10月28日往较权压,华民股份(300345.SZ)发布公告称所并习如部了,公司于10月 因被立案调查,向来低调潜行的“湘晖系”掌门人卢建之被推至聚光灯底下。10月28日,华民股份(300345.SZ)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0月

原标题:湘晖系卢建之遭查:股权遭冻结 广泛涉猎险资银行P2P

 

  因被立案调查,向来低调潜行的“湘晖系”掌门人卢建之被推至聚光灯底下。

  10月28日,华民股份(300345.SZ)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0月27日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

  与此同时,华民股份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改选熊猛为公司董事长,同时兼法定代表人。根据华民股份《关于改选董事长暨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公告》,熊猛为卢建之的外甥,其曾在卢建之、卢德之(卢建之兄长)掌舵的“湘晖系”企业任职。

  10月31日,华民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本次立案调查仅针对卢建之个人,与上市公司无关,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目前公司及子公司生产经营秩序正常,各项业务正稳步推进中。

  11月1日,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毕英鸷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华民股份进行了董事长暨法定代表人变更,以确保上市公司各项工作稳定运作,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非公开发行的相关限制性规定。但是作为实际控制人,卢建之被调查势必会牵连上市公司。

  另外,毕英鸷指出,根据《监察法》,被监察委留置调查的对象为公职人员犯罪,但华民股份为非国有企业。因此卢建之被调查的原因可能涉及行贿或是其他公职犯罪的共犯等,和华民股份的合规经营及管理并无太大关联。

  “壳资源”猎手

  现年50岁的卢建之是华民股份间接控股股东湖南华民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民资本”)的董事长,同时为湖南本土一资本派系的创始人,其与兄长卢德之创办的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晖资产”)等企业,被外界统称为“湘晖系”。

  华民股份原名红宇新材,为2019年资本市场“妖股”之一,曾在182个交易日累计涨超300%,是“湘晖系”在一系列资本运作后的产物。

  红宇新材2012年登陆深交所,主要从事耐磨铸件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应用技术服务,并为客户量身定制耐磨铸件应用技术解决方案。公司创始人为朱红玉。今年年初,朱红玉还是红宇新材的董事长、实控人,持股比例20.55%。

  2017―2018年,红宇新材净利润分别亏损5558.52万元和2.98亿元,面临退市。“当时,公司主要客户来自矿山、水泥行业,过去几年受去产能、去杠杆等政策影响,客户发展受限,进而影响了公司的业务。”上述华民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此背景下,朱红玉萌生退意,寻求出让公司控制权。

  截至2018年年底,红宇新材总负债1.39亿元,非流动资产2.82亿元,净资产4.54亿元。从财务数据来看,红宇新材是一个理想的“壳资源”,这一点被卢建之相中,一场资本围猎大戏随之拉开。

  2019年2月27日,朱红玉与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现更名为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湖南信托”)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根据该合同,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鸿达”)、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桃源湘晖”)五方共同委托,向朱红玉提供首批信托资金借款3.75亿元。

  其中,桃源湘晖的实际控制人为卢建之。据当时媒体的报道,上述借款的主要来源是建鸿达和桃源湘晖。

  获得贷款不久后,红宇新材披露控股权拟变更公告。2019年3月6日,朱红玉、朱明楚(朱红玉之子)与同为卢建之实际控制的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湘晖鸿”)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根据该协议,朱红玉、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1.16亿股红宇新材股票(占总股本26.17%)所涉及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行使。

  同日,朱红玉、朱明楚、朱红专(朱红玉之兄)又与建湘晖鸿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建湘晖鸿可以实际支配的红宇新材表决权股份升至1.22亿股,占总股本的27.57%。启信宝数据显示,建湘晖鸿的控股股东为桃源湘晖,持股60%,欧阳少红持股40%。

  而桃源湘晖正是“湘晖系”旗下公司,其控股股东华民资本持股80%,自然人熊猛持股20%。而华民资本第一大股东便是卢建之,持股90%,熊猛持股10%。

  经过借款资助、受让表决权、改组董事会等一系列操作,“湘晖系”正式接手红宇新材,卢建之在一股未持的情况下成为实际控制人。2020年7月,红宇新材更名为“华民股份”。

  纵观整个过程,卢建之与其伙伴共同出资不到1.9亿元,却撬动了约两倍的资金杠杆,并在短时间内获取了“壳股”公司的控制权。这与多年前驰骋资本市场的“德隆系”的操作手法异曲同工,而“湘晖系”亦被外界认为与“德隆系”旧部有关。

  目前已有资料显示,卢建之与“德隆系”旧部的确存在交集。启信宝数据显示,湘晖资产为华安保险股东之一,卢建之担任华安保险董事。而华安保险掌门人李光荣与“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关系紧密。

  2004年、2005年“德隆系”坍塌前后,湘晖资产却悄然做大。而“湘晖系”能在资本市场上崭露头角,则是因为数年前成功“倒卖”万福生科(300268.SZ,现名“佳沃股份(12.94 -1.22%,诊股)”),而入主华民股份的过程,也几乎与多年前其入主万福生科如出一辙。

  操盘万福生科

  2012年,湖南证监局的一次例行检查,最终让“湘晖系”在资本市场上名声大噪。

  这一年8月,湖南证监局在对万福生科进行例行现场检查时,发现万福生科存有三套账本,即税务账、银行账及一套公司管理层查阅的实际业务账,万福生科财务舞弊案随即被牵出。

  随着公司被立案调查,万福生科陷入债务危机。截至2012年年底,万福生科负债合计4.33亿元,非流动资产3.67亿元,净资产4.67亿元。

  万福生科实控人龚永福身陷囹圄后,卢建之控制的“湘晖系”向其伸出了援手。2013年9月2日,龚永福的妻子杨荣华将所持有的300万股质押给桃源湘晖,用于向桃源湘晖借款提供出质担保。

  具体为,桃源湘晖2013年8月30日向龚永福、杨荣华夫妇提供5000万元借款,用于个人资金周转。同年9月11日,桃源湘晖、宁波永道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永道”)代偿了龚氏夫妇对中原信托的债务,由此形成桃源湘晖对龚氏夫妇9000万元借款、宁波永道对龚氏夫妇6000万元借款。

  然而,仅仅一周后,9月17日,桃源湘晖、宁波永道就以借款逾期未还为由,向桃江县法院提交《支付令申请书》,要求龚永福、杨荣华夫妇15日内支付共计2亿元借款本金。而彼时龚氏夫妇无力偿还。

  2014年,因龚永福夫妇所借债款“逾期不还”,湖南桃江县法院裁定,将龚永福夫妇持有的万福生科3509万股限售流通股划拨给桃源湘晖用于抵债。

  由此,“湘晖系”得以入主万福生科,桃源湘晖获得万福生科26.18%股份,成为万福生科的控股股东,卢建之则成为实控人,宁波永道获得11.22%股份。

  2014年12月,在卢建之被正式认定为实际控制人后不久,万福生科获得桃源县人民政府1600万元奖补款项,公司得以逃脱被暂停上市的命运。

  2016年,万福生科扭亏,桃源湘晖便与佳沃集团签署《表决权委托书》,将所持股份对应表决权授权佳沃集团行使。资料显示,佳沃集团的控股股东是联想控股,万福生科自此归入联想旗下。

  2017年2月20日,桃源湘晖作价11.33亿元将所持的万福生科全部股份一次性转让给佳沃集团。两年多时间,“湘晖系”获利近10亿元。

  身影闪现多个行业

  在对红宇新材和万福生科的一系列资本运作中,华民资本和湘晖资产无疑是卢建之及其“湘晖系”最为重要的运作平台。近年来,依托这两个平台,“湘晖系”进军多个领域。

  今年10月,华民股份针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披露了实控人资产状况,卢建之的资产涉及房地产、保险、旅游、服装、机械设备、电力供应、环保、建材等多个行业。

  卢建之是北京益阳企业商会的执行会长之一,据该商会介绍,华民资本在卢建之的领导下,主持了一系列的资产并购重组项目,在精达股份(600577.SH)、国海证券(000750.SZ)、华数传媒(000156.SZ)以及华安财险等项目的投资中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华安财险工商信息显示,湘晖资产持股12.14%,位列第四大股东。华安财险的董事长李光荣,正是精达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另一家被外界看作是“湘晖系”保险公司的是弘康人寿。弘康人寿成立于2012年,时任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为李安民。经过一系列的增资和股权转让后,卢建之的兄长卢德之成为弘康人寿董事长。2020年6月5日,弘康人寿进行了法定代表人变更,周宇航接替卢德之成为弘康人寿法定代表人,卢德之仍担任董事长。

  此外,银行、P2P等行业也闪现过“湘晖系”的身影。2018年,长沙银行(601577.SH)首发上市时,卢德之出现在该银行董事名单中,为独立董事。不过,2019年1月,长沙银行董事会进行换届选举,卢德之不再担任该行独立董事。

  卢建之还曾与草根投资有过密切接触。2018年10月11日,草根投资官方微博“草根投资网”曾发布工作汇报称,草根投资董事长金忠栲在当日与华民资本董事长卢建之进行商务会谈,就讨论用户保障机制及风险化解方案的实施、讨论草根投资未来的发展方向等两点进行磋商。

  彼时,草根投资已深陷逾期危机。双方会谈后的第8天,10月19日,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发布通报称,金忠栲投案自首。

  股权遭冻结

  眼下,这艘资本大船似乎也面临着资金问题。

  今年8月21日,华民股份披露了一份定增方案,拟以4.92元/股的价格,向卢建之控制的桃源湘晖、建湘晖鸿发行不超过1.1亿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不超过25%,募集资金不超过5.4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该方案披露后,实控人资产状况受到监管层关注。9月30日,深交所曾下发问询函,指出华民资本部分股权被冻结。

  针对这一问题,华民股份在今年10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披露,2018年4月,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信托”)因合同纠纷起诉湘晖资产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卢建之,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卢建之所持有的华民资本22500万股股份执行冻结措施,冻结股权占华民资本股权的比例为45%,价值约为2.25亿元,解冻期限为2021年6月20日。

  目前,有关诉讼案件尚在一审审理过程中,卢建之持有的华民资本股份未被强制执行。

  此外,上述回复函还显示,湘晖资产涉诉金额高达5.21亿元,卢建之对湘晖资产上述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诉讼案件尚在审理过程中。

  不过,公司在回复函中称,卢建之具备较强的资金实力。即使渤海信托全部诉讼请求得到法院判决支持,湘晖资产、卢建之依然有相应的经济能力履行偿债义务。

  然而,随着卢建之被立案调查,华民股份的定增计划或将受到影响。

  “作为实际控制人,卢建之被调查势必会牵连到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一事不可避免受到影响,也将面临更严格的审查。”毕英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责任编辑:银行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玩玩股票门户网 版权所有
配资有风险!选择平台需谨慎!本站提供的信息及广告展示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
Top